首页 > 科幻 > 人鬼录 > 第五十五章 挑明

人鬼录

第五十五章 挑明

“那个,服务员,就给我们来个土泥鳅,酸菜乌鱼花,三鲜肚条,回锅肉,过水鱼,火爆肥肠,泡椒牛肉,水煮肉片,鱼香肉丝,尖椒鸡。小煎排,锅包肉……就行了,哎,再来个什么红油牛肚,五香鸭胗尝尝。两件啤酒!快点上熬!等不及了!”我兴奋地点着菜。

果然兜里有钱,啥也不怕。我就按顺序把菜单上的菜都念了一遍,听的那服务员都呆了,不仅服务员就连赵一承,何静他们也都惊讶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没事,吃不完就打包。”

我们等了好久,终于是把菜上齐了,服务员还特意给我们搬了4个桌子呢!看店长的模样,满脸春光的样子,恐怕把他家的仓库都得空了吧!

“为我们重见天日,走出那个破基地干杯!”我举起酒杯大喊一声。然后就叮哐的碰起杯子来了。说实话,这间店的菜真的没有基地做的好吃,材料也没有基地的棒!什么企鹅肉啊之类的,我担保这小破店要是有的话就得抓起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吃起来就是特别特别的香!应该跟心情有关了吧。

“那个,李健铭。咱们下一步去哪啊?”赵一承问道。

“额,先去黑龙江。我去找我干爹,和我的人马。然后我去给姥爷的坟地添点土,上上香。这些干完之后,就跟周文回他老家去取鬼谷罗盘。嗯,大致就是这样了!”我一边吃一边说道。

“那,那得多长时间啊!”何静问道。

“你管多长时间呢!难道你俩还想回到那个破基地啊?”我说道。

然后我走到门前,看了看外面,然后把房间门关上了。

“赵一承,何静。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四个,在基地中,你俩还有冯天就是我和周文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了!咱今天先把话挑破了好不?”我严肃的说道。

“嗯,你要说什么?”赵一承喝了口酒,看着我。

“我既然跟你们说了,就是把你们当成了自己人。因为我知道你们本性一点都不坏!而且还纯真的很,也就是这样,才会让你师傅王迅利用的。”我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说。”赵一承或许是听出了我的认真劲儿,也严肃起来了。

“好,直爽!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和周文在王迅手底下做事是逼不得已!当年我18岁,王迅放罗刹鬼把我对象困住了,为了引我出来为他效力。我当时同意了,因为我知道如果不同意下场会很惨,或许还会连累兄弟和家人。后来我21岁上了大学,李左又派小鬼儿跟我搏杀,斗完后,找人陷害了我让我蹲了3个月的牢,目的就是给个下马威。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告诉你们这些,是希望你们能跟我同一阵线!王迅的目的不仅是要洞开地狱门。更重要的他会杀光所有人的!”我越讲越激动,到最后竟然拍桌而起!

“不可能!师父他不会是这样的人!”当我说完,赵一承竟然也狠狠地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我俩四目相对,这目光又像是当年斗法场里的一样。

我缓和了一下,坐了下去说道:“赵一承,我知道你从小就在基地长大,王迅待你如同己出,但你能跟我说一下,王迅是怎么跟你说他的计划的吗?”

何静把赵一承扶了下去,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对我说道:“李健铭,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师傅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师傅对我们一向很好。师傅对我们说过,我们要用到5件神器,去洞开地狱门,把鬼放出来的。”

“草,李健铭,我告诉你你他妈别侮辱我师傅!”赵一承又冲动起来。

“我跟你们说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真相。可能你们师傅告诉了你他的计划,但是你要知道。如果真的把地狱中的鬼放出来的话,人间一定会有一场劫难。还有,难道这么多次当他提到开地狱门的时候那种神情,眼神里透露出的贪婪,你们没发现过吗?”

他俩看了看我,低下头沉默了。

“我这三年来在基地的图书馆中看了不少神话传说,其中一条就是关于地狱。地狱总共分为十八层,以此分别为拔舌地狱,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孽镜地狱,蒸笼地狱,铜柱地狱,刀山地狱,冰山地狱,油锅地狱,牛坑地狱,石压地狱,舂臼地狱,血池地狱,枉死地狱,磔刑地狱,火山地狱,石磨地狱,刀锯地狱。共十八层,每一层的地狱都是给不同类型死人准备的。同阴间还不一样,这些到了地狱里就实实在在的变成了恶鬼!特别特别恶的鬼!而现在末法年代,符合地狱的要求实在有太多人了,所以地狱爆满。对了,当年李健铭通过考核时候,用六道金刚杵召唤出的四只恶鬼,你们见到了吧,那就是从血池地狱里召唤来的。毫无人性!所以你们想想,如果洞开地狱门的话,那些恶鬼一旦跑出难道会与人类和平相处么?不,人类一定会死!”周文也严肃的说道。

“没错,你们不要再天真了。什么让你们当大将军啊,什么的。我们没有一个人有通天的本事,是不可能逃过恶鬼之手的。而那5件神器中的千年雷击木虽然可以抵挡恶鬼,但你知道吗?那只能一个人用!万魔幡也是这样的!如果你们还想一心一意地为王迅开地狱门,可以!你们想死,我无话可说。”我说完后喝了口酒。

何静看了看赵一承,赵一承依旧是那副沉思的模样。

“今天,我们把话给你们说了,是觉得在这个时代,只有像你我这样懂得法术的人可以帮助人民逃离这场浩劫了。人鬼同在的世界,是可怕的!如果你们想去向王迅告发我的话,可以,这是他给我的电话,你们打吧。”我严肃地说道。

这顿饭如我意料中的一样,是那么的沉闷,严肃。不过她俩始终还是没有拨打王迅的电话。虽然赵一承依旧冷淡,但我知道他的想法变了。

在旅店里我美美的睡了一觉,却被敲门声吵醒。我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见赵一承和何静站在我门前带着笑容,赵一承伸出手来对我说道:

“合作愉快。”

我也笑了一下,握紧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