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人鬼录 > 第四十章 斗法 中

人鬼录

第四十章 斗法 中

“李健铭,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里我在基地中永远都被人们敬重么?”赵一承问道。

我把双手放到脑后摇了摇头。“哼,我告诉你。只因为我从15岁那年斗法开始从没输过!而输给我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用法术了!”赵一承嚣张的说道。

“哦。”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想我这么冷淡都搞的他满脸黑线了。

“废话少说,看招。”赵一承冲我喊了一句之后开始闭目踏动步罡。说实话,他踏动步罡的速度以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不错了,看他还一脸轻松的样子,我也不应该落后于他吧!

既然知道了他会动用游尸来与我作战,我也有了应对方法。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万物生生不息,生生相克。既然老祖宗留下了这么变态的控尸法术,就一定会留下解决办法的。在我所学的的《三清符咒》中有一符咒名为“拘魂符”这张符咒本来是湘西赶尸匠走脚(赶尸匠一般都把赶尸说成走脚)用的,但慢慢的,一些道士发现用拘魂符也可以使尸变的僵尸停止行动,便成了对付僵尸的法术了。

这里提一下,赶尸匠不是那些斗僵尸的道士,而是一种职业,在清代中期,赶尸技术出现,是把客死四川的湖南移民的尸体运送回家乡。尸体在最开始的运送过程中,是走的水路,并不需要“赶”的。但三峡这一段,水流湍急,旋涡暗礁密布,船只往往沉没。古人又迷信,绝不愿意搭载死人走在险江之上,“赶尸”这个职业于是就产生了。

而赶尸”的活动范围其实很小,只限于在湘西的山区,其它全国各地均没有这些恐怖的运尸活动出现。湘西,是指湖南省的西部,主要是在沅江流域一带,据说赶尸是以沅陵,泸溪,辰溪及溆浦这四个地方最为盛行。湘西的沅江流域,大多是崇山峻岭,其间道路崎岖,人行已是甚为不便,倘若要抬着棺材运尸回乡,那更是十分麻烦。很多在此工作谋生的人,在临终前大多委托亲友,务求把尸骸运回故乡安葬,以免葬身在这荒凉的山野间。为了避免抬着棺材在山野间的崎岖道路颠簸行走,所以“赶尸”,这种独特的运尸方法便应运而生了。

但据有关文献记载,赶尸有“三赶,三不赶”之说。

凡被砍头的(须将其身首缝合在一起)、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这三种可以赶。理由是,他们都是被迫死的,死得不服气,既思念家乡又惦念亲人,可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之内,再用法术驱赶他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地返回故里。

凡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这三种不能赶。其中病死的其魂魄已被阎王勾去,法术不能把他们的魂魄从鬼门关那里唤回来;而投河吊颈者的魂魄是“被替代”的缠去了,而且他们有可能正在交接,若把新魂魄招来,旧亡魂无以替代岂不影响旧魂灵的投生?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属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烧死的往往皮肉不全,这两类尸同样不能赶。而且赶尸时间白天和晚上都可以,但是为了避免惊吓到路人,所以赶尸多是在夜晚进行,这也给赶尸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总之赶尸匠赶得那些只是普通的死去的尸体,并无尸变,形成僵尸。

书回正传,当赵一承踏动步罡准备控制僵尸时,我也左右开弓双手飞速地在早已准备在地上的符纸上一起画符。不要以为在电影中看到的赶尸匠赶得僵尸脑门上贴了一张符纸就可以了,其实在赶尸之前赶尸匠首先查看死者的生辰及死忌,看看是否有冲克,然后便在尸旁念咒,口中喃喃念咒好一会,突然,把手中的桃木剑,用力插入停放尸体的木板上,倘若桃木剑应手而入,即表示这尸体愿意接受赶尸匠的号令指引,赶尸匠便肯接下这赶尸的聘约。但倘若桃木剑屡插不入或是突然折断,那位赶尸匠便立即掉头不顾而去,因为,这表示尸体不肯听从他的号令,途中很可能会因此而发生变故的,所以即使再出更高的价钱,赶尸匠也不会答应赶尸的。

而拘魂符拘留的是尸体的三魂七魄,在贴符之前还需要由法师将辰砂(最好的朱砂)置于死者的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掌心等七处,每处以一道神符压住,再用五色布条绑紧。相传,此七处是七窍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为了留住死者的七魄。之后,还要将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神符堵紧。相传,耳、鼻、口乃三魂出入之所,这样做可将其留在死者体内。最后,还要在尸体颈项上敷满辰砂并贴上拘魂符,用五色布条扎紧,念完咒语。这局尸体才会听你的指令的。

幸好这斗法场所有法器,符纸,朱砂都很齐全。所以我也不需要太多时间找材料了,我脑门上已经流下了几滴汗水,但我还是十分迅速的画着,我看向了赵一承那边,他也已经十分吃力了,看来我俩决斗的时刻就要来临了!但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发现那边黑布下的游尸有丝毫的动作,或许是赵一承法术不精根本没有控制住他吧,我这么想着。

终于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我总共画好了11张拘魂符,我用牙齿咬破了舌尖血,因为舌尖血是很有灵气的血,有时遇到鬼了不妨咬破舌尖朝鬼喷去,也可驱邪破煞!我把舌尖血朝符纸喷了过去开始念咒:“五雷猛将,火车将军,腾天倒地,驱雷奔云,队仗千万,统领神兵,开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而赵一承那边也到了最后掐手决的阶段了。我俩争分夺秒,这种情况,谁快一步,谁就赢了!当看到符纸闪着金光后,我快速驱动11张神符朝游尸那边飞去,看到赵一承刚刚才用力掐完最后一道手决,我笑了一下,我终究快了你一步,你输了。

“噗!”

观众席上有呐喊声,尖叫声。

因为我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