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人鬼录 > 第八章 水鬼拖人

人鬼录

第八章 水鬼拖人

虽然在我身边的所谓的朋友大部分都不是真心的,但别说我在学校除了冯茹以外真就有个哥们!他叫马萧,是这学期来到城上读书的,本来他初一,初二都没上过不能直接插班到初三。可不知咋的马萧只在家里复习了三天便把初一初二的都学通了,来到初三也成了年级第一。这个天生小神童一来便抢了冯茹第一的宝座,弄得冯茹这几天吃不下睡不着的,嘴上还起了大泡。和我一样,马萧来到这里谁也不跟他玩。或许也是看不起他是乡巴佬吧!而我知道那种被人孤立的感觉,我便主动上去打招呼:“嘿,马萧。你是哪个村里的啊?”“凤岗村。”马萧自顾自低头看书说道。凤岗村?那可是我日日夜夜过了12年的地方啊!也许是我小时候性格比较孤僻不和村里的孩子玩的原因吧,所以我真的不认识他!“我也是凤岗村的啊!你是谁家的啊?”听到我说也是从凤岗村里出来的,马萧竟带着好奇的眼光看向了我“我是马小柱家的,额,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疯子。”鬼疯子?我去,这不就是当年我满月酒时砸我场子的人吗?但时间这么长我对鬼疯子还真就没有怨恨之心。但我对马萧却真的产生了无限的好奇!姥爷曾提过,鬼疯子虽然人有些疯,但还是善良的很!所以后来也是有为姑娘冲着人品嫁给了他,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还生了个男孩,便是马萧了吧!我见到他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现在的我已经是初三的老大了,我当即对所有在场的男生说道:“从今天起,马萧就是你们的二大哥了!谁不服不怕挨揍就说出来!”我看了眼马萧笑了一下,他看我的眼光中带的感情真的好多。

马萧这个人品特好,虽然现在他的朋友都是冲我的面子去的,但还是有什么事他都会帮忙,或许遗传了鬼疯子的善良吧!而我也跟他成为了最好的兄弟,我真心对他,他便真心对我!虽然冯茹对他都是恨意,但由于马萧跟我,还是和他成为了朋友。其实马萧有时还弄得我头疼啊,就是要给我补课,我承认,他给我讲课比那些总吹牛逼的老师强很多,但我这个年级倒数听了还是头疼啊!所以一见他要给我讲题便跑到冯茹那里,而冯茹却总是不怀好意的笑着,然后就……俩人一起给我补课了!

时间过的特别快,转眼间我就初中毕业了。回想初中三年,有泪水有快乐,有披着羊皮的狼,还有真的兄弟!我一边叹息时间的飞逝,也无奈愁人的中考啊!出了成绩后,嗯意料之中。我没考上高中,马萧大榜第一,冯茹大榜第二。如果放以前,我一定会独自回到姥爷坟前,挖个坑给姥爷陪葬,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是冯国富的干儿子!有句话叫有钱能使磨推鬼!能不能推鬼我不知道,反正干爹是用钱把高中校长唬的盯着钱一乐一乐的。唉,上高中不愁了,就愁同学聚会了呗!班主任偏要组织去什么有山有水的地方,结过选了我的梦乡――凤岗村。

这一天,天气异常晴朗,有些许微风。我和马萧坐在河边的草地上,看着那些穿短裙的小姑娘,当裙子被风吹起来时,我俩便不自觉的将头摇去,呵呵呵呵的傻乐着。我俩当时的情景就像是**丝看毛片一样蠢。冯茹像其他女生那样在和隔壁班的男生散步,那男的好像叫宋石星雨吧?还他妈起了个四个字的名,我真怀疑他的爷爷是不是抗日战争的卖国贼。总之,班级里的同学能男女配对的都配完对去散步了。留下的不过三人:我,马萧还有个女孩叫李莹莹。李莹莹家里似乎非常有钱,同学聚会,还得有5个保镖护着,那5个保镖都跟傻x似得,剃着板寸,带着墨镜像终结者一样。李莹莹也单独坐在了那边的凳子上,不久她起来了。跟几个保镖说了些什么就要向我们这边走来,保镖拦住了她后,好像她发脾气了吧。挣脱了保镖过来了。一步两步,我以为我的春天要到了,富家千金看上我了呢!可谁知她走到半路就停下了,转身慢悠悠地走到了河边。我细细地打量着她:柳叶弯眉小嘴唇,平鼻梁,大眼睛,小耳朵。皮肤白的跟雪一样,不像冯茹还透着点粉。她把头发挽起了,特别清纯。我看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她比冯茹还好看!我以为冯茹就是最漂亮的了,可谁知还有比她好看一百倍一千倍的!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吧!我深深的被她迷住了。看她眼睛,多么水灵。她的眼神,哎?、怎么这么迷茫?我感觉到不对劲,停止了幻想。定睛一看,卧槽,怎么都走到河边了还在往前走?再看几个保镖,都热的跟狗一样坐在地上。马萧似乎也意识到不对劲对我说道:“哎,水里有鬼!”我不知道马萧是不是也像鬼疯子那样到处说有鬼,但我知道现在不阻止她,就算没鬼她也一定会自己走到河里淹死的!我小时侯听过不少这条河淹死人的故事了!我冲她大喊一声:“快回来啊!”可已经完了!“扑通”一声,她掉进了河里。我飞快的冲那边跑去。周围的声音似乎都消失了,“一定不能有事”我边跑边想到。随后一个猛子跃到了水中,当我进入水中我才意识到“妈的,我不会游泳啊!”但我还是努力地滑向她那里,两胳膊托起她,这时保镖也下来了,此时我感觉李莹莹的体重极重!或者说像水里有东西拉住他一样!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大喊一声用尽全力把李莹莹送向下水的5个保镖。那5个保镖接过李莹莹便游向岸了,我看向岸边,5个保镖抱起李盈盈走向岸,其他同学围着他们。也有几个看向水中的我,却又走向了他们。只有冯茹和马萧他们俩扯着脖子在冲他们喊什么。喊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已经被水中的东西拉了下去。

“至少还有2个人在乎我,不是么?”这是我最后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