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人鬼录 > 第六章 找神仙

人鬼录

第六章 找神仙

时间飞逝,姥爷已经死了一年了,而我也已经上初三了。姥爷死后,妈妈曾经跟我说过把我接过去跟他一起生活,我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我不想因为我是童子命而害死她。虽然我也曾怨过他这么多年没有管我,但她毕竟是我的母亲。我把村里的屋子锁了,能买的东西都卖了。因为我不想再回到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这里有我和姥爷太多太多的回忆了。值得一提的是,当我收拾姥爷屋子的时候竟然在床下的大木头箱子里找到了一个上着锁的不太大的红皮木箱。在它的上面还有封信,是姥爷留给我的。今天,我再一次打开信时看到第一眼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瓜娃,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肯定是我死了,你在帮我收拾屋子。不要伤心,是人总会要死的,只有王八才活的时间长。我白老汉一生已无遗憾,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啊。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你小的时候我跟救你的那位阴阳先生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就去城里找他吧。你只要在城里随便找个人问找冯神仙,就会找到他的。把你脖子上的狗牙给他一看他就会知道是你的。还有这个红盒子,这里面装的是祖传宝贝,记住,千万不可给别人看,千万记住!还有你临走的时候去把小屋里的大红纸撕下来带着。哎呀,你看,写到这我的眼泪也不争气了。这几年你在城里读书,我多想你啊。一定要完成学业啊!姥爷在天会保佑你的!”

这一年,我住在学校的宿舍。可能是性格原因吧,我没有朋友,就连室友跟我关系也不好。我曾想过去找冯神仙,可又怕妨碍人家生活。但现在情况所迫我不得不去投靠他了,因为我和室友打仗被赶出了寝室。当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其中一个傻比室友杨树旺说:“哎呀,小贱命要滚了。快快鼓掌!热烈欢送!”张竟一和张苏昊另2个傻比便开始鼓掌,边鼓掌边唱:“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个小贱命,他不活泼不聪明,他的智商还很低。”这三个因为家里势力的关系在学校称霸王,今天上午调戏我们班长,让我发现了便和他们打了起来。就是他们有钱,我被赶了出来,而且他们又放话了,哪个宿舍接受我就干谁。所以我只好去找冯神仙了。

我拎着行李包走到了城东,这边和城西就是不一样,清一色的二层小洋楼,在90年代,能住上这个的都得是富豪了吧!一个算命的这么挣钱,我也去算命的了。我这样想着,但由于姥爷的交代,我还是得被迫上学啊。我随便拉个路人就问道:“叔叔你好,请问知道冯神仙家在哪吗?”“不知道,不知道。”咦?姥爷不是说随便找个人问都能找到吗?换下一个试试。结果却是我一下午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个认识冯神仙的。是不是姥爷骗我?还是这个冯神仙算得不准别人都不知道啊!我买了个包子坐在路边都快哭着说道:“冯神仙啊,冯神仙。你要真是神仙就快来迎接我吧!哎呀卧槽,谁拽我头发?”我正说着呢突然有人拽我头发,哎呀我这个气不打一出来。站起来一回头刚松开的拳头又握紧了。眼前这个皮肤白里透红,红里透粉的披着长发的美丽少女正是我的班长――冯茹啊!看到她我更火冒三丈,要不是因为英雄救美,我能被学校赶出宿舍弄得无家可归吗?现在还拽我头发。“你想咋滴?”我冲她喊道。她先是一愣,然后说道:“今天上午的事,谢谢你。”“不用谢。”我冷漠的说完转头坐在路边吃包子。“你被赶了出来要去哪啊?”她问道。“四海为家,不用你管。”“额,我家就在旁边,正好要吃饭了。你来我家吧,就算给你的答谢。”她说完便来拉我。按照常理来说,我肯定不会去他家吃饭,但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都已经无家可归坐路边吃包子了,还是先弄饱肚子再说吧。但为了面子我还是说道:“你不用拉我,就算你爸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我特意把爸字说的重点,最起码一个大人来请我去他家做客,还是比较有面的。“那小伙子上车吧。”一个梳着板头的男人,把车上的窗摇了下来对我说道。“我爸叫你呢,走吧!”冯茹对我说道。我发誓我那一刹那我真的不想去了,就算谁叫我也不想去了!但毕竟我还没有做过奥迪车,还没有去过二层小洋楼里。“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应该给大人面子。”在我上车的时候心里安慰道。

二层小洋楼虽然外面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刷着红漆,但里面别有洞天啊!真皮沙发,檀香茶几,名人书画,玉瓶瓷碗,凡是能彰显有钱的东西应有尽有啊!我觉得我像是走进了街上的古玩市场,不,更像是进入了博物馆。虽然我没去过博物馆,但这里的东西是我做梦也没见过的啊!“来,坐。”冯茹招呼到。“哎。”我傻得喝的应到。“真软啊!”坐在真皮沙发上我不由自主的想到。“听说你因救小女而跟室友打架还被赶出了宿舍对吗?”冯茹他爸笑着对我说。“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我发现自打我进了他家后整个人都木了,回答问题竟然连政治题都背了!我瞅了一眼冯茹,只见他捂着嘴呵呵乐着。我的表现太尴尬了。“不要紧,等明天我去跟你们校长说,让你回到宿舍,来吃饭吧。”不得不说,以前在我心里有钱人都像张竟一他们那样目中无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冯茹他爸却很和蔼,不禁让我想起我的姥爷也是那么的和蔼,那么的好。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饭碗和汤碗分开用。碗还真多!想想我和姥爷,有菜有汤那得是过年。而且喝汤得等饭吃完了用饭碗,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碗。有钱人的生活就是有滋有味啊!吃完饭后,冯叔叔说:“冯茹你先和你同学玩着,我去拜祖先。”说实话,我对冯茹这个同学一点好感也没有。因为她身边总是有一帮追求者,这让我很嫉妒。而且她还有钱,怎么好事都让他摊上了!所以我便对冯叔叔说:“叔叔能让我看看吗?”“也许,拜祖先也不是什么秘密,来吧。”我便和他走进了他家的祠堂。一进屋我赫然看见神牌上写着的字:家父冯慎贤之位。冯慎贤?怎么这么像冯神仙呢?于是我问道:“叔叔,您认识白启仁吗?”听到这三个字后,冯叔叔的表现出了诧异:“白启仁是你什么人?”“他是我姥爷。”“你,你可是瓜娃?”冯叔叔吃惊的问道。我点了点头,又把脖子上的黑狗牙给他一看。“是你姥爷让你找家父的?他人呢?”“他已经去世一年了。”提到姥爷我还是难过“不过他让我找的是冯神仙啊,怎么是冯慎贤呢?音调也不一样啊!”我诧异的问道。“额,这个。家父是从大连搬到这里的,可能说话有口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