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人鬼录 > 第五章 快乐还是痛苦?

人鬼录

第五章 快乐还是痛苦?

“阿嚏”一个喷嚏打下,我妈妈随即站了起来,闭上眼睛,像抽大烟一样好像享受在自己的世界里扭转身体。啪嗒又坐了下去,睁开眼睛,眼仁竟是粉红的!“还不快拜你家仙!”那阴阳先生招呼着姥爷说道。一听阴阳先生这么说,姥爷啪的一声跪在妈妈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仙家啊,你快去救救我外孙子吧,这唯一一个男孩死了,我也没脸见祖宗了啊!。”“白小子,不必多礼,奶奶我一定救他。”一个特温柔的声音从妈妈的嘴中传了出来。“咱是女仙家,所以就上了你四闺女的身。我只能下来一会儿还要和那百鬼搏斗。刚才阴阳先生看出来了,这娃娃非比常人,自带护法极多!各路神仙都来保护。这百鬼从他刚出生开始就缠上了他,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前世带来的了。如果单纯的百鬼,不用大罗神仙,我自己便可搞定,只不过怕这娃娃身体受不了便都只能使一点法力。而百鬼也看出了我们能力受限制,所以开始占了上风。如果这娃娃被百鬼缠身的话,他死不说,会影响后世啊!”阴阳先生问道:“请仙家指点我们该如何做?”“下面我说的话你们仔细听好了!我和众仙家还能坚持两个时辰。你们找来黑母鸡和黄公鸡,要善斗的!黑狗牙一直要带狗血的!十只生鸡蛋,十只熟鸡蛋。先把十只生鸡蛋打碎,黄和清分开,黑母鸡的鸡冠血浇在蛋清上,黄公鸡的鸡冠血浇在黄上!但这些也会伤到我,所以当众仙家退去方可用这些泼娃娃。看到娃娃散着黑气便是众仙家退去了,记住,一定要快!泼完后用黑狗牙刺向娃娃眉心方可降服百鬼。而十只熟鸡蛋留着给你家四姑娘补身子吧!”说完妈妈便倒在了地上。

看到妈妈倒下,姥爷也明白保家仙退去了。便赶快招呼家人四处分散去找物品。而姥爷和阴阳先生则留下照顾妈妈看着情况。半个多时辰过去,几个姨们拎着筐都回到了家中。原料齐了便开始加工了呗。姥爷和阴阳先生打鸡蛋,分黄清,砍鸡冠,拔狗牙。当一切准备好后,姥爷像黄继光堵枪眼那样壮烈一般拎着新式杀鬼神器进入屋子。现在的我身上像洗澡一般的流汗,姥爷也知道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便看向阴阳先生想让他快点,阴阳先生会意,喊道:“仙家方可散去了!”之后的事情据姥爷跟我说是他一辈子最惊心动魄的时刻了!姥爷和阴阳先生一人拿着一个碗和狗牙,聚精会神的看着我的变化,眼睛都不眨一下。很快,我眉头紧皱,很难受的样子,然后很多异常诡异的笑声哈哈哈哈的笑着。紧接着我的身上散出了黑气!“泼!”阴阳先生看到便动手喊。一瞬间,那些新式杀鬼神器泼到了我的身上,幸好那时候我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你想又蛋清又鸡冠血还混到一块能有多难受!

当武器打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开始一阵抽搐,五官都拧在了一起。那些笑声也变成了哀叫“不!!!”周围温度也急剧下降!折腾了一阵后我怒挣双眼,扯开嘴。一片黑雾从我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等地方钻出。那些黑雾有的像人,有的像蛇。我姥爷也迅速跑到我的我的身边,不管那雾中的鬼有多么恐怖,不管我身边的温度有多么冷。他大喊一声把带血的黑狗牙刺向我的眉心……

我睡着了,妈妈也睡着了,爸爸就在我俩中间一手搂着一个地睡着了。几个姨也睡着了。姥爷和阴阳先生在屋外的木凳上抽着旱烟,若有所思。“你家娃娃,不是常人。”那阴阳先生首先打破了沉默。“嗯。”姥爷无奈的恩了一声,又开口想说什么却又低下了头。“你是想问这娃娃以后会怎样是吗?”“嗯。”姥爷又是无奈地嗯了一声。“逆天改命的事我做不了,杀鬼也不是我的强项,但我祖传一本三清卜算可算一个人的命运。其实我刚才也算了,不过奇怪的很,这娃的命相似乎不在卦书上,我算不出。但他那对耳朵却是从古至今极其少见的招蟠耳,用好了可召唤各路神仙。怪不得他会有那么多的护法。而且我刚才摸他的骨,邪骨与仙骨各占一半。我看他会修道啊。”阴阳先生叹了一声。“那,那岂不是不能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了?”姥爷一听到修道二字以为就像和尚那样不能生子,便十分着急问道。“不,修道也是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过普通生活的。但这孩子是童子命而且是真童子!真童子命的人注定孤独一生,而且,唉。”阴阳先生再次叹道。“先生有话不妨直说。”姥爷问道。“真童子命克父克母啊!”二人再陷入寂静之中。

嘿嘿,听完我满月时候的故事,是不是觉得我很牛逼呢?如果这样想,那可就错了。如果可以,我不会要这招蟠耳,不会要真童子命。不会要邪骨和仙骨。不会修道。我只想过普通生活!当我四岁时,我的父亲以及其他三位姨夫因上河里游泳而淹死。爷爷奶奶知道是因为我童子命而克死的后,把我打了一顿然后就从此再没见过。妈妈为了不想让我克她,改嫁去外省了。三个姨虽不嫌弃我但还是去别的地方打工了。那个小村子里,那个小房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姥爷。而当我小学毕业需要上镇上念初中后。我也离开了姥爷。姥爷当时80多了,送我的时候也流下了泪水,说真的我也舍不得他。但为了学业只好离开山村。当我初二时,姥爷也因没人照顾而病死了。我还记得那天,天下着暴雨。我一路哭着喊着跑到家中看到妈妈和几个姨守在姥爷的尸体边上。我没有管妈妈看我的眼神,没有管他改嫁的那男的停在门口的奥迪。我只是哭着求姥爷不要离开。但他却再也没有理过我。

(正传开始,希望大家支持我!)